您現在的位置: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學>> 桃李芬芳>> 書香校園>>正文內容

2018年全市中小學生暑期閱讀征文獲獎作品選登(十)——墜

 

2017級  高二(25)班  張子希   

 

星星順著天邊往下落,落入山谷,跌進小溪里,卻始終濺不起一點兒光明的意思。

——題記

再次翻開《駱駝祥子》,已是三年后的今天。闊別了三秋,帶著三年成長的經歷,再次合上書時,心里已是五味雜陳。老舍試圖向讀者展示的,不過是這個最殘酷又最真實的世界罷了。

他彷徨、迷茫,卻始終找不到家的方向。

在舊時候,北京還不叫做北京,叫北平。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冒冒失失,帶著卑微的夢想和一身的蠻勁兒,企圖在北平城靠拉車闖出一片天。老舍筆下的祥子正直、善良,這也正是每個人最開始的模樣。祥子保留著農村所賦予他的一切單純美好,質樸而庸常,老舍似乎也無意塑造一個與眾不同的主人公形象——即使是悲劇,他也沒有通篇刻寫祥子受苦受難的情形,而是適當的將“喜”穿插進去,再出其不意地來上一記當頭棒喝。讀者無時無刻被提醒著祥子的平凡。這也從側面反映出老舍的寫作意圖:祥子的故事,絕不會是個例;祥子的悲劇,正發生在你我身邊。

他哭泣、祈禱,希望得到上蒼那憐憫的一瞥。

有的人稱, 《駱駝祥子》的故事是“時代的悲劇”。其實,時代只是一個明晃晃的借口罷了,真的罪魁禍首是那個時代里的人。是世道亂了人心。在那個動蕩的時代,官兵可以劫車中飽私囊;騙子可以隨意地耍些奸滑手段,比那些老實本份的人要活得輕松。最底層的勞動人民受盡壓榨,在痛苦中麻木地茍活。然而,雖然是在那樣不堪的時代背景下,依然有人選擇善良。于是在希望中,我們能窺見絕望;在絕望里,亦閃爍著希望。這種不完全的批判,在老舍的操控下產生了一種奇異的悲涼感——

“我本能忍受黑暗,如果我從未見過光明。”

 

他崩潰、尖叫,卻終歸于世間的喧囂。

本書名曰《駱駝祥子》,那么祥子自然是主人公無疑了。作為小說的主角,老舍并沒有拘泥于只講述他一個人的故事,而是利用了祥子的所見所聞,冷靜地記敘了一個又一個看似平淡無奇的悲劇。拉車的爺孫倆,自殺的小福子,老舍似乎并不避諱向讀者展現何為人間。他希望讀者明白,不被看到的故事,有時更無情、更殘酷。其中原因,也許是作者發了善心,或是打心眼里畏懼,沒有勇氣提筆罷了。

 

他麻木、絕望,最終墜入無邊的深淵。

小時候,老師曾理性的將祥子的人生劃為“三起三落”。從大意上看,是差不多的。但從全書的角度出發,祥子的心路歷程似乎才是更應被強調的。在一個接著一個的事件的推動下,祥子從老實變得謹慎,直至老奸巨猾、唯利是圖,恰恰應證了那句古話:“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。”祥子的故事,就像流星劃過天際,在短暫的美好中一步步走向墜落,最終歸于黑暗。也許這是他最好的選擇,也許不是。

 

再讀《駱駝祥子》,心中無限感慨。無論如何,積極的心態是不可少的,在低谷里浴火重生,知世故而不世故,方是人生最大的智慧。

東方已經泛起了魚肚白,天就要亮了。那冉冉升起的,不是太陽,是希望。

——尾記

老師評語:本篇文章語言精簡,見解深刻,謀篇合理。對《駱駝祥子》一書剖析比較完整,通過不同的角度使文章更加立體化,思路清晰,內容充實,中心突出,是一篇難得的佳作。

(該文獲2018年全市中小學生暑期閱讀征文二等獎  指導教師  田智超)

 


【字體: 】【打印文章
老11选5走势图